首页 / 管理动态 / 市社科规划课题
    基于线上线下耦合网络创意源扩散机理及促进
    2022/1/21 11:19:03    点击量:9723
  • 项目类别:上海市社科规划一般课题

    负责人:朱宏淼

    工作单位: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批准号:2018EGL016

     

     

    新冠疫情影响,近年来国际局势复杂多变,对产业带来较大冲击,企业经营面临巨大困难,压力持续增大。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创意企业作为新兴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巨大的经济浪潮,对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促进传统经济发展模式转型等具有重要意义。员工初始创意源的生成与扩散成为提升创意企业创造力和创新实践的核心驱动力。为了实现创新,众多创意企业不约而同地将重心放在创意源的产生,而忽视了创意源在员工之间的有效扩散,这成为当前创意企业在进行创意管理过程中的一大误区。事实上,创意企业的创新瓶颈常常并不是员工缺乏新颖且有价值的创意源,更多时候是由于真正有潜力的创意源未能在员工间迅速扩散,导致需求者和决策者无法及时获知和识别。创意企业管理者一边抱怨创意源匮乏,另一边却不能使创意源在员工间高效的扩散,致使有潜在价值的创意源被提出后无法及时向各方推广而逐渐流失。因此,提升创意企业中创意源的扩散效率,实现员工之间创意源的有效扩散,既是当前决定组织创新能否取得成效的关键环节,也成为近年来创意企业创造力与创新研究的热点。

           沟通渠道是创意企业中实现员工之间创意源高效扩散的一个基本影响因素。从沟通渠道的丰富度视角来看,由于在沟通时肢体动作、说话的语调或用词的强调、面部表情等非语言沟通成分较多,因此,线下面对面的沟通成为创意源扩散的最有效渠道。但线下直接沟通有时会受到时空的限制,人们经常由于未能及时碰面而在等待过程中将初始创意源遗忘。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和新媒体的高速发展促进了沟通方式的演进,2020年至今的新冠疫情更是按下了人们之间沟通渠道飞速发展的快进键,企业社交网络、微信群、腾讯会议等各类社交软件在人们生活和工作中迅速普及,催生了新的社交格局并深刻变革了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渠道。社交软件的广泛应用极大地提升了人们之间沟通的即时性,员工可以在工作及非工作时间通过各类社交软件在线分享自己的初始创意源,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创意源识别和扩散的效率。然而,过量的沟通渠道选择很可能诱发决策过程的负面情绪体验,导致员工在选择渠道时产生无所适从的感觉,或在交流创意源结束后认为当初渠道的选择有误,产生选择超载效应,从而降低员工继续通过线上渠道分享创意源的意愿和能力,造成员工创意源的在线扩散效率下降,甚至有时会使员工放弃通过线上渠道交流创意源。可见,员工之间线上沟通渠道的不断增多不一定总是对创意源扩散起到促进作用。因此,探究如何合理使用线上线下多种渠道促进创意源的有效扩散成为创意企业发展的关键。

           网络科学中的多重网络理论为上述问题的研究提供了崭新视角。多重网络(multiplex network)是对复杂网络的拓展,其重点关注真实复杂系统中同一组元素之间在多个相互关联的不同层面的交互作用,将同一组元素间的多种不同作用方式区别对待,以开展较为精确的复杂系统建模研究。如果将员工看作节点,将员工通过一种渠道的交互行为所形成的复杂关系体现看作一个子网络层,那么可以将创意企业内部员工之间线下面对面沟通以及通过多种不同的线上渠道在线沟通构成的复杂系统看作一组多重网络,即一组各层节点均相同的耦合分层网络。在此基础上,本课题通过研究多重网络中各子网络层之间创意源扩散的交互作用机理,探讨了员工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渠道沟通如何交互影响创意源的扩散过程,进而探究融合使用多种沟通渠道的创意源扩散策略,为多渠道的创意企业创意源扩散研究提供理论指导和实践建议。

           课题主要针对当前创意企业中员工之间存在线上线下多种沟通渠道的现实背景,提出了多种渠道构成的多重网络中的创意源扩散模型,抽象地、普适地描述员工之间创意源扩散的一般规律和演化趋势。课题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或对策建议具体包括:

           1) “最小代价”策略。本课题通过对所构建的多重网络视角下多渠道的创意源扩散模型进行动力学分析,得到了区分某一初始创意源被员工提出后在创意企业内部扩散开来与否的阈值条件。因此,依据所得出的阈值条件,只要在扩散初期确保某一有潜在价值的创意源的获得者人数在某一临界值以上,就能以最小代价使该创意源在员工之间有效扩散、永不流失。

           创意源扩散阈值与网络结构参数以及子网络层间耦合系数高度相关。课题研究指出,通过改变网络结构参数和子网络层间耦合系数,增大多重网络中的创意源扩散阈值,使扩散阈值大于1,这祥可以以最小代价通过改变员工的行为拓扑实现创意源的有效扩散。一方面,从网络科学的视角,适当改变员工非工作时间电子沟通网络的拓扑结抅,即鼓励一小部分单位时间内非工作时间电子沟通次数较多的员工在非工作时间多与其他人在线交流创意源,以增大员工非工作时间电子沟通次数之间的差异性,将非工作时间电子沟通网络变为具有较高异质性的无标度网络,利用子网络中度非常大的中心节点的传播影响力来加快所考察的创意源的扩散速度,增大创意源扩散范围。另一方面,当企业社交媒体子网络层对另两个子网络层创意源扩散的促进作用达到一定程度时,继续增大层间创意源扩散的相互促进作用,能够扩大整个三重网络中创意源的扩散范围。因此,创意企业应继续提高创意企业社交媒体的交流透明性,进而提高企业社交媒体对另两种渠道中创意源扩散的促进作用,以进一步促进员工间创意源扩散。

            2) 渠道均衡使用策略。现如今,由于经济危机和行业竞争,员工工作量逐渐增加,企业采取各种激励机制来鼓励员工在非工作时间进行与工作相关电子沟通。基于本课题的相关理论研究和仿真实验得出,这种做法并不可取。本课题认为,员工在工作中线上沟通、在工作中线下沟通以及非工作时间电子沟通三种渠道的均衡使用,才能实现员工之间创意源扩散效率的最大化,任意一种渠道的过多使用都会导致其他渠道中创意源扩散效率的降低。

    需要强调的是,创意企业中员工在线沟通对创意源扩散有重要影响,但其作用不宜过于夸大。虽然网络传播时代已经到来,但仅通过在线沟通并不能实现创意源扩散效率的最大化,员工线下面对面沟通的作用仍不容小觑。应鼓励员工均衡地使用线上与线下渠道,实现线上与线下渠道的完全融合,使创意源扩散的效率达到最大。

            3) 有限渠道策略。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可供员工使用的在线社交平台的数量越来越多,选择多是进步的标尺,但应有一个“度”,一旦在线沟通渠道的数量超过某一界限,容易导致员工在选择沟通渠道时无所适从或做出较差决定,使员工浪费时间资源和心理资源,从而对在线分享创意源产生排斥心理,最终降低创意源扩散的效率。因此,要走出这一误区,需要创意企业适当控制沟通渠道的数量,不宜一味地建立在线交流平台,以期员工通过有限数量的渠道扩散其初始创意源,从而有效促进员工间创意源扩散。

            4) 某一所考察的创意源在创意企业中扩散的总趋势服从Logistic增长曲线,在其扩散后期趋于稳定,即对该创意源感兴趣的员工数量的增长率逐渐减小为零,因此,根据课题所提出的多渠道创意源模型可以相应地大致确定某一创意源的淘汰时机,适时地停止相关投入并考虑转型,这将为其他创意源的有效扩散和新的创意源方案的提出节省时间和资本。

           课题的学术价值主要体现在:

           1) 创意源扩散的理论和实证研究主要针对创意源的扩散、接受环节及其影响因素展开,并对其中部分因素进行实地调查和回归分析,研究方法多以案例和实证研究为主。缺乏系统建立数学模型,抽象地、普适地描述创意企业内部创意源扩散过程的模型化理论研究。本课题引入多重网络理论,并以多重网络理论为统领性理论框架,考虑创意企业内部员工沟通所使用的所有可能渠道,包括当前创意企业中最主要的在线沟通渠道——创意企业社交媒体、员工面对面沟通构成的线下社会网络、微信工作群、QQ群等,以及各渠道之间创意源扩散的相互促进与竞争关系,将创意企业内部员工通过线下渠道与各种线上渠道沟通构成的复杂社会系统看作一组多重网络,建立多重网络中创意源的多渠道扩散模型。

            2) 当员工可供使用的在线沟通渠道的数量不断增多时,容易导致员工在选择沟通渠道时反复比较,难以处理和选择,不确定选哪一渠道最利于在线分享创意源,造成心理能量的浪费,并且有时会使员工在沟通结束后不确定是否选择了最优的沟通渠道,从而产生后悔、烦躁、不安等负面情绪体验,引起选择超载效应。如果员工在分享创意源的过程中由于沟通渠道增多而引起选择超载,将导致其继续分享创意源的意愿降低,分享创意源的次数减少。已有的创意源扩散研究并未探讨这一影响因素,为此,本课题在模型构建过程中创造性地考虑了可使用的沟通渠道过多所引起的选择超载效应对员工间创意源扩散的影响,在模型构建过程中设平均一个已获得某一创意源的员工单位时间内在线分享该创意源的总次数是员工之间可供选择的在线沟通渠道数量的减函数,并且设扩散率系数是可供选择的沟通渠道数量的减函数。

           3) 对模型进行动力学分析,引入下一代矩阵法,得出了区分某一初始创意源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渠道在员工之间扩散开来与否的阈值条件,并发现多渠道构成的多重网络中的创意源扩散阈值并不是各渠道构成的单层网络中创意源扩散阈值的线性组合。

           课题的实践价值主要体现在:

           1) 课题对创意源在多渠道构成的多重网络中的扩散过程进行理论分析和数值仿真实验,探讨了各渠道之间创意源扩散的交互影响机制,提出了融合使用线上线下多种渠道的创意源扩散促进策略,进一步增强了创意企业种创意源的扩散效率,有助于创意企业的长足发展。

           2) 根据区分某一创意源在员工间扩散开来与否的阈值条件,只要在扩散初期确保已获得该创意源的员工数量迅速达到某一临界值以上,就可以以最小代价、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使该创意源在员工之间持续扩散。此外,课题研究指出,创意源扩散的过程基本服从Logistic增长曲线,在后期达到稳定状态,意味着多数潜在受体已获知并接受该创意源,此时创意企业没必要对该创意源进行扩散,极大的节省了创意企业的时间和资本,提高了创意企业运行效率。

           3) 互联网设备的广泛应用以及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丰富了沟通渠道,员工拥有了更多的渠道选择。但由于员工心理资源有限和选择超载效应,过多的在线沟通渠道导致员工在选择渠道时反复对比,占用了更多的心理能量,从而降低了员工在线分享创意源的意愿。因此,创意企业一方面应适当控制沟通渠道的数量,把握一个“度”;另一方面,应该融合使用线上以及各线下渠道以提升各层间创意源扩散的相互促进作用来提高创意企业创意源扩散效率。创意源在创意企业员工间高效扩散,增强创意企业整体创新能力,有效提高创意企业集体智慧与智力资本,提升创意企业组织包容性和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使创意企业继续为当前时局经济的发展提供有效帮助和支持。

     
  • 来源:    编辑人:
    相关导读:
Copyright ©2001-2022 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All Right Reserved
访问量:       沪ICP备1302218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2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