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动态 / 国家项目成果简介
    西方新传记史学研究
    2023/8/10 16:53:03    点击量:15216
  • 课题类别: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

    课题名称:西方新传记史学研究

    负 责 人:陈茂华

    工作单位:上海科技大学

    批 准 号:17BSS005


    《西方新传记史学研究》从推进与域外新史学思想及方法的学术对话,丰富和发展中国史学理论体系的基本目标出发,着重探究如下内容:

    1.西方传记史学复兴的双重语境及其主要特征;2.“无名氏”个体的发掘与“传主时刻”的建构;3.历史名人传记书写范式的革新及其方法论意义;4.部分历史学家自觉书写自身个人史——“自我史”——的缘由、实践及效果;5.新群体传记书写对身份认同议题的探究。西方新传记史学是新史学的一个分支,是史学思想的前沿探索,是西方部分历史学家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主动批评和反省20世纪的历史书写及历史学职业化的产物。西方世界三十多年来的新传记史学研究成果,无论是聚焦于阐述历史上的个体、群体或集体对周遭世界的体验、感受及理解方式,还是侧重于以个体、群体或集体为研究取径和事实依据的方法论思考,均旨在建构一种以生命价值及尊严为核心理念的多元融合史观。换言之,“重新发现(具体的)人”始终是其问题视域和研究旨趣,它体现着传记史学家对学术和社会的双重关切。在书写新传记的历史学家看来,人类对世界的理解是一种实践性的、情景性的、具体性的而非抽象性的活动,因而历史书写应该阐明人的境况,充分体现对人的精神状况和生活方式的关切和尊重,并在此基础上阐明历史学的性质、对象、价值与方法。细读新传记史学文本,我们不难发现,新传记史学家在阐释传主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代表性、特殊性和具体性的同时,并未放弃对普遍性和抽象性的追求,而是旨在从具体而微的传主故事中发现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致力于把人的整体存在秩序作为思考的对象。因此,他们在讲述传主的生命故事时,十分注重表现历史时间的结构性特征和空间的再生产性。


    《西方新传记史学研究》通过从历史本体论、历史认识论和历史方法论(包括叙事策略)的三维史学思想体系展开研究,得到以下三个认识:

    第一,有必要把西方新传记史学文本放置在思想史的视域中去进行解读。新传记史学力主书写具体的个人和特定的群体的历史,从而区别于以书写民族国家的历史为旨趣的传统史学,这是史学观念上的革新。书写人的历史,尤其是书写关于某一具体的个人和某个特定的群体的历史,从根本上说,这正好维持了历史知识对独特性及个体事件的研究兴趣,而非社会科学旨在对一般性或原则性的探究。有鉴于此,我们认为新传记史学已然成为一个行之有效的历史分析工具。新传记史家渴求通过与历史上作为个体和群体的各种人物展开跨越时空的平等的、开放的对话,围绕人的自由意志、束缚与责任、伦理与道德、智慧与判断等诸多核心问题,通过传主人生历程中的某个重要时刻去探寻历史动因和理解人存在的意义,这不仅是对事件史和体验史/经验史的重新认识,也是对历史学独特性的申辩和升华。


    第二,新传记史学文本的生命力在于其深刻的反思行动。在历史学科因遭到后现代主义思潮的侵袭而陷入危机,并且当代西方社会呼吁重新确立人的价值的时代语境中,新传记史学显示出极为鲜明的反思性和时代性。从根本上说,新传记史学家在其书写的传记文本中所展现出来的反思行动,是对历史理论和史学理论的性质之认知和实践,旨在回答历史是什么、历史学是什么及历史学有什么用处的问题。


    第三,新传记史学文本在根本上彰显了历史学的精神实质。新传记史家们通过实验性地积极探索主题传记、自我史、“共有的历史”等研究范式,不断地与其他新史学分支研究实践展开学术对话,致力于建构个体和群体的生命经验/体验史观,希冀由此创造一种基于自由和平等的民主文化,从而体现了历史学重在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不是接受一个既定的世界——的精神实质。


    《西方新传记史学研究》坚持在思想史的视域中,采取宏观(西方史学史)和微观(作为个体的新传记史学家)结合的方法,聚焦于具有代表性的新传记史学文本,一方面探析西方新传记史学所体现的史学观念的革新和叙事策略的变化,另一方面则竭力展现新传记史家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具体说来,主要是通过学术语境与时代语境相结合、理论论述与实例阐释相映照的取径,较为全面、深入地探究新传记史学的研究范式,在研究内容上体现出一定的开拓性和创新性:


    其一,研究视野具有多重性,体现了较为明显的问题意识,研究内容的丰富性及逻辑性较强,具有较强的学术价值。本成果既是深化国内外关于新传记史学研究的实践探索,也是发掘新史学思想的初步尝试,有助于受众在史学文化的多维视野中,理解新传记史学的价值取向和学术贡献。


    其二,研究主题的学理性和现实性较强。从一个个具体的文本与总体的人文学术语境互动的角度,体现新传记史学的学术价值、文化意义,以及慰藉人心、鼓舞大众发现自我的应用价值。在具体的研究方法上,其一,从西方史学史和史学文化的关系角度,运用多学科交叉、整合的方法,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立足历史学的实践研究本位、史学理论阐释路径及史学比较方法的基本取向,有意识地把新传记史学家的史学思想与文化学、政治学、心理学、社会学的理论资源有机结合起来,以学科领域的背景和史学问题的研究为起点,努力探索新传记史学的精神内核。其二,运用文本分析和整体解释、比较研究和归纳演绎的方法,系统梳理新传记史学在理论视野、研究取径、叙事策略等各个层面上的突破,彰显其研究旨趣及意义。


    综上所述,《西方新传记史学研究》在内容和方法上的主要建树如下:

    第一,秉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与文本研究相结合的原则,既关注微观个案与宏观研究相结合的方法论,又重视文本的辩证阐释,力求做到系统把握和认真辨析西方新传记史学范式的思想观点、学术立场、价值取向及道德判断。一方面将西方新传记史学文本史置于具体的学术语境,详细、深入地探究其在“无名氏”个体传主的发掘、“传主时刻”的建构、自我意识的界定、多重身份的建构等方面的书写,认为可以将西方新传记史学视为历史分析的一个重要工具,并由此阐明历史学科的独特性。另一方面努力说明西方新传记史学研究与实践集中体现了当代西方史学的自我革新动向。通过细读文本,并结合西方史学史的嬗变,解释新传记史学家对政治史、社会史、经济史等宏大叙事,以及由法国年鉴学派所倡导的结构主义史学范式的深刻反思和超越,对新马克思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理论的诸多主张的批判性接受。认为新传记史家并未完全抛弃年鉴学派主导的结构-功能史学,而是肯定并汲取了结构与发生机制的论说,竭力将传记路径取向研究与社会情势研究结合起来,同时也追求整体史/总体史的目标。

    第二,本研究从新传记史学文本个案与战后西方史学史的角度,一则,在辨析代表性文本的史学思想的基础上,厘清其研究主题与微观史学、新社会文化史学的关联及异同,揭示其史学范式的特征与价值。二则,除了纵向梳理传记史学观念的发展脉络外,尤为注重阐明各个新史学研究领域之间的对话,从方法论视域及史学价值取向上,获致共时性和历时性的分析结论。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制度环境与学术语境、史学思想与社会文化的互动过程中,基于唯物史观的理论视野与研究方法,力求充分展现新传记史学审慎的反思特征,以及新传记史学家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后者不仅是新传记史学家在其研究文本中明确表达的一个要旨,事实上也是当代西方历史学家共同体竭力在其历史书写过程中试图建构的基本共识。历史学家的价值观和道德观问题是我们在西方史学史研究中必须高度关注的研究对象。

     
  • 来源:    编辑人:
    相关导读:
Copyright ©2001-2024 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All Right Reserved
访问量:       沪ICP备1302218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2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