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动态 / 国家项目成果简介
    当代心灵哲学视阈下的人工智能研究
    2021/12/3 9:33:02    点击量:6415
  • 项目类别: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
    负责人:柳海涛
    工作单位:上海交通大学
    批准号:18BZX036

        由笛卡尔奠基的心灵哲学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灵魂学说,它关注一个重大哲学问题:灵魂是什么?它和肉体是何种关系?笛卡尔既继承又突破了古代的灵魂哲学,他的心身关系理论在当代向两个方向演变:一个在神经科学影响下走向科学化认知主义;另一个则在现象学中得到再造与发展。受这两种传统影响,当代心灵哲学也形成两大基本理路:自然主义和现象主义,但它们仍是围绕着意识的本质这个古老主题而展开。人工智能是相对于人的自然意识而言的。若心灵哲学研究的是意识的本质,人工智能则是在对意识本质的解释基础上对意识原理的技术化建构。因此,心灵哲学和人工智能有着紧密的内在联系。从心灵哲学维度对人工智能进行研究,不仅能从本体论和认识论上深化对人工智能的探索,夯实它的哲学根基,在方法论上还有助于推进人工智能在技术建构上的深度和合理性。该项目将把人工智能放在心灵哲学的视域下,把心灵哲学对意识问题的探讨和人工智能的深层难题结合起来,对人工智能展开多层次的基础性研究。

        一、研究内容及特色

        该项目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对心灵哲学和人工智能的内在关系做了研究:
        第一是人工智能与意识的自然化。
        人工智能的基础来自于对意识的自然化研究。笛卡尔奠基的心身问题传统以分离主义和理智主义为特征,假定了心灵与身体分属于绝对不同的性质和范畴,这是心身问题陷入困境的根源。对意识研究的自然化框架虽然也面临笛卡尔传统范畴的限制,但它通过对大脑神经机制的深入剖析,较为细致地解释了意识的统一性、意向性、主观感受性等独特性质。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大脑如何产生意识这一基本问题,从而为人工智能的技术化模拟奠定了理论基础。
        第二是如何判定人工智能的智能属性。
        人工智能是从第三人称角度出发对人类意识的功能结构和输出特征的模拟。如何判断人工智能的智能层次就是一个关键问题。哲学家塞尔的著名的“中文屋”思想实验在理论上表明符号操作过程不会产生任何对意义的理解,人工智能根本不存在心灵。思想实验具有自洽性和想象性,它建立在直觉的类比上,而不是现实的物理因果关系。因此,从实践理性角度,可以对判断人工智能的“心灵”提供信任度评分方案和生命形式方案。信任度评分在0到1之间给人工智能的“心灵”进行信任打分,以解决理论上的极端立场所潜在的风险。生命形式方案尝试把人工智能纳入社会交往范畴,试图消除人造生命与有机体生命之间的二分对立。人工智能具有功能性的心灵,断言它不存在心灵是指人工智能不具有心灵的现象特征。断言人工智能不具有心灵是以心灵的功能属性和现象属性的相互区分为前提的。
        第三是意识的现象性(主观性)与人工智能
        人类意识特有的现象感受性是否具有被自然化的可能,这对人工智能具有重要意义。当前心灵哲学围绕通道(access)意识和现象意识的区分展开了热烈争论。该区分会导致科学似乎只研究通道意识,从而认为作为意识难题的现象意识被科学回避了。这是对通道意识和现象意识以及它们之间深层关系的错误理解。现象意识是主观特征与质性特征的共存。通道意识是倾向性意识,它经由通过非倾向性的主观特征来实现。科学通过通道意识指向了主观特征,而主观特征是现象意识的核心构成。因此,科学推进了对意识难题的研究,而意识难题的科学研究为人工智能的技术建构提供了重要借鉴。
        第四是人工智能的形而上学基础是心灵哲学
        人们是围绕着意识是什么这个主题来反思人工智能的,涉及到意识的存在方式、意识的现象性、意向性等,自觉或不自觉地把人工智能的根基置于心灵哲学范畴。首先,心灵哲学为人工智能提供了关于智能的概念框架。其次,心灵哲学提供了区分人工智能和人类意识的判别标准。再次,心灵哲学能够为人工智能的常识化提供重要参照。最后,心灵哲学帮助厘清人工智能与人类社会的深层关系。从心灵哲学的视角看,在本体论上,人工智能没有超出笛卡尔以来人们对心物关系认识的基本范畴,它是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形式本体论的当代表现,实现人工智能的基本方法论是类比。在认识论上,人工智能是人类现有知识的产物,对意识本质的认识边界也是人工智能的边界。在技术史上,人工智能即便具有远比人类强大的单项智能,但它实质上依然是人类的技术产品。因此,人工智能不具备超越心物关系的独立的形而上学背景,它是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自然产物。人工智能的问题根源于人自身的问题。

        二、研究特色

        该项目在梳理人工智能发展脉络的基础上,把人工智能纳入心灵哲学范畴,使形而上学和经验研究有机统一起来,在视角上具有一定创新性。以智能的概念框架为基底,呈现出了人工智能的历史图景和内在关系。其次,把心灵哲学的核心归结为意识的本质,人工智能是在对意识本质的解释基础上对意识原理的技术化建构,从而把心灵哲学和人工智能内在关联起来。最后,从本体论、认识论和技术史等维度,为全面认识人工智能提供了一幅立体视野。在理论方面,可以深化对人工智能哲学基础的认识,成为相关专业研究人员的文献参考资料。在社会实践方面,通过揭示智能的本性与实现路径,能促进人工智能向仿真人类意识的更高层次发展。

        三、研究难点及未来研究方向

        该项目是从当代心灵哲学的视角对人工智能进行的研究,难点问题是:

        (1)智能的概念框架。人工智能建立在对智能的解释上,它是有限理性和有限感性的双重叠加。人工智能在呈现自然秩序原理的同时,又表现出一定的主体性特征。如何在这些交叉点上界定智能需要审慎地处理不同方向的张力。
        (2)意向性问题。心理现象被看作是在自身中以意向性的方式包含着对象的现象。机器若表现出和人一样特定的外在行为,那么是否可以推出它也具备内在的意向状态?单纯从主观性出发会产生唯我论,若对主观性提出过度的客观化要求,则面临怀疑论。对人工智能意向性的讨论面临着唯我论、怀疑论和泛心论的多重困扰。
        (3)常识化难题。符号主义的缺点是离散性的符号操作难以逼真反映日常世界。联结主义的不足是意识的整体性超越了神经网络结构,并且还受限于对大脑的认识程度。归根结底是常识化问题。不论符号编程还是网络仿生,常识化是提升人工智能的关键。
        以上是人工智能向更高层次发展的基础性问题,在未来的研究中需要厘清人工智能的概念框架、意向性、常识化等主题,进而在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等层面深化对人工智能的认识。
     
  • 来源:    编辑人:
    相关导读:
Copyright ©2001-2022 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All Right Reserved
访问量:       沪ICP备1302218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2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