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成果
    鲍晓华:建设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重要枢纽
    2024/6/8 20:51:27    点击量:197

  •  

    推进“五个中心”建设深化落实、突破提升,是统筹上海经济社会发展、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主攻方向。就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全面提质升级而言,有必要对照《上海市推进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条例》的要求,全面对接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升级货物贸易,创新服务贸易,发展数字贸易,将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成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重要枢纽。

     

    升级货物贸易

    高度发达的货物贸易是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全面提质升级的基本盘。新形势下,升级货物贸易是顺应国际贸易发展新趋势、巩固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成果的重要举措。

    优化结构是关键

    上海作为新能源汽车和大飞机的制造中心,可积极搭乘外贸“新三样”的东风,不断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优化出口产品和市场结构;结合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与进博会溢出效应,培育壮大“首发经济”、会展经济等新兴经济业态,让发展成果惠及更多人民群众。

    同时,扩大先进技术装备和关键零部件的进出口,鼓励企业开拓国际采购渠道,试行再制造产品进口,并通过引进技术来促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这有助于实现供应链与创新链的良性互动,通过供应链布局来促进创新,围绕创新链来优化供应链。

    创新模式是核心

    面对人力成本上升、加工贸易比重下降等趋势,相关加工贸易企业可探索构建“前店后场”的新型运营模式,通过跨境电商平台、直播电商、社交电商等新兴业态来激发活力。

    可加强中国(上海)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建设力度,支持跨境电商平台、支付、物流和海外仓等协同发展;利用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政策优势,积极探索“保税+”新模式,鼓励企业在保税区域内建立研发中心、生产基地、维修中心和检测中心。

    畅通渠道是支点

    通过提升上海港、浦东机场等口岸枢纽的国际运输能力,优化国际中转、集拼等业务,推进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临港新片区联动发展,打造航运和航空物流枢纽;深化长三角区域通关一体化,支持开展江海联运、陆海联运、海铁联运等多式联运,推动港口错位发展、优势互补。

     

    通过推进内外贸一体化,更好地发挥流量入口优势和进博会平台优势,推动虹桥国际开放枢纽提升能级;依托东方枢纽,探索建设国际商务合作区,打造新时代国际开放门户枢纽新标杆。

     

    创新服务贸易

    稳步增长的服务贸易是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全面提质升级的黏合剂。新形势下,创新服务贸易是顺应全球经济服务化趋势、增强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竞争力的战略举措。

    扩大开放是前提

    可抓住升级建设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示范区的机会,通过全面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提高服务贸易政策透明度;对负面清单之外的服贸领域,给予内外资企业同等待遇。同时,紧扣服务贸易发展的前沿领域,建立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充分发挥目录引领示范作用,推动服务贸易提质增效。

    提升能级是重点

    要积极把握服务贸易发展趋势,聚焦研发设计、全球维修、共享服务等新模式新业态,拓展技术服务类等知识密集型高端服务贸易,推动服务外包产业转型升级,并构建全球服务外包网络。

    在文化贸易方面,可利用国际电影节、电视节等重要文化活动,打造有竞争力的文化出口基地和贸易平台,推动影视作品、动漫、游戏、演艺等文化产品“出海”。

    在旅游服务方面,可探索建立国际旅游服务贸易平台,创建具有特色的旅游服务基地,包括努力建成亚太地区邮轮旅游枢纽港、世界一流邮轮母港和邮轮旅游目的地,在邮轮旅游政策创新、辐射范围、发展格局等方面实现重大跨越。

    提升专业服务是保障

    提升金融服务、保险、咨询、法律和会计等专业服务机构的国际化水平,支持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或与国际伙伴合作构建覆盖全球主要市场的服务网络;鼓励在沪专业服务机构与国际同行进行执业资质和技术标准互认,为承接跨国公司总部等高端业务奠定基础。

     

    发展数字贸易

    加速发展的数字贸易是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全面提质升级的闪光点。新形势下,发展数字贸易是促进贸易数字化绿色化、引领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主要抓手。

    健全制度是条件

    比如,主动加速与《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接,确保数字贸易规则能够适应本土市场。在此基础上,创新探索适应数字贸易特点的监管制度,完善数字贸易信用管理体系,加强数字贸易消费者权益保护。

    又如,积极拓展数字技术、数字服务和数字金融等领域的国际合作与成果交流展示,加强与纽约、新加坡等数字贸易中心城市交流互鉴,共享数字贸易发展经验。通过推动建立数字贸易城市联盟,搭建数字贸易项目对接平台,支持中外企业在第三方市场跨境合作。

    数据流动是核心

    上海可探索建立跨境数据流动分类分级管理制度,在自贸区内尝试施行跨境数据负面清单管理,建设国家级跨境数据流动平台,为数字贸易企业提供安全高效的数据传输通道。

    在此基础上,依托上海数据交易所,打造数字产品、数字服务、数字要素交易平台,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贸易枢纽港。

    完善生态是支撑

    要加强数字贸易平台与园区建设。比如,扎实推进“丝路电商”合作先行区创建工作,推进数字物流、数字支付等合作,推动传统贸易园区的数字化转型。

    要加速技术创新与基础设施布局。比如,加速布局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型基础设施,打造智慧港口等,助力贸易全流程数字化。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讲席教授、上海市国际贸易学会副秘书长)

     
  • 来源:《解放日报》(2024年06月08日  第 06 版)    编辑人:
    相关导读:
Copyright ©2001-2024 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All Right Reserved
访问量:       沪ICP备1302218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2147号